江蓠•宠粉中[接单子中~]

一垃圾更文党,无才无貌,喜欢看星星,喜欢幻想。

到小可爱@妄想撸猫 那你看到了这篇文章之后,我心就凉了。

真的是非常害怕,因为自己一直以来都非常喜欢创作,我怕哪天我也成为被别人黑的对象。

如果哪天我真的把自己的原耽发出来了,会不会有人也骂我呢?

我觉得我的儿子们不需要毒唯,而且我也不需要黑粉,你不喜欢可以不看,可为什么有些人做不到?

我真的真的非常害怕。

好难受啊!



期待已久的猫妖设定文~

这就是一个小小的设定,有人看我写没人看我就不写了。

Cp是岩浆葱花鱼以及戎南

我们山牙子以及葱花以及戎哥都是人类正常的人类。

江停是布偶猫妖。

鱼鱼是一只背上有一只飞鸟的白猫。

司南是牛奶猫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现在这里简单的介绍一下。

Abo 设定。



啊,我真的好菜,我感觉我辜负了组织的希望。。。

觉得我写的丑的话对不起啊!😭😭😭😭😭

免费约稿啦!

这是一个作为我370个粉丝的简单小福利,持续时间到周日下午5:00之前。

在这段时间内大家可以来告诉我,我来帮你们写字,写头像,写背景,写封面都可以。时间内的话一切都是免费的,但是前提是你使用之后你要注明这个是哪个作者的。也算是帮我打个广告吧。

下方留言

缘劫

我只是皮一下而已,5k 一发完。





沈巍在那红火的人家前站了多久,也不知道了,他看着那张历了万世始终如一的脸,目光中带着几分贪婪,几分失落,几分落寞,那株开败的残梅仍旧把花瓣撒在他身上,他的手指划过窗户,划过窗纸,划过他的脸。他低声说:“昆仑。”


“你不要走,还在这屋里,下辈子我还来找你,好不好?”


“……嗯”


对不起,我要失约了。


手指修长,划过窗纸,沙沙作响。


他心乱如麻,恨不得从窗前逃开,又恨不得多看一眼,再看一会儿看到永远。十万大幽冥压在身上,他哭不出来,可是心里的痛一分也少不了,撕心裂肺的痛苦,几乎要把他撕成碎片。无形的一种力量,几乎要把他挫骨扬灰。寒风轻过,发丝却一动不动,仿佛是什么很沉重的东西。


他不停地用神文在窗纸上写“昆仑”


昆仑,昆仑,昆仑,昆仑……


情绪如海潮,大起大落。


他一想到在他身边的不是自己,心中仿佛有火苗飞起,至痛至恶。


扑!


他一不小心晃了神,用手指把窗纸扎了个小洞,慌忙去修,门里面传来一声疑问:“谁在外面?”随即传来脚步声。


沈巍慌慌张张的把窗子修好,一下子力度没控制好,哗啦一下窗子化成粉末,北风一吹飞了个干干净净,这下连修也顾不上了,她惊慌失措地向院外跑去,哗啦的一下,风一吹又是一头的花瓣,真是非常狼狈。


他没人看见得叹了口气。连看都倒霉至此,真是有缘无分。


“你是谁?怎么在我家院子里?”


沈巍一阵整个人都僵住了,本就没有几分血色的脸,一下子苍白无比。


想走,却一步也走不动。


“你到底谁啊?”一个男子疑惑的说,这一张脸与前一世的沈三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同,沈巍的手在黑袍下越收越紧,指节发白,指甲刺破了手掌,血流如注,男子发现了他的异状,几步上前去抓他,沈巍用力挥开了他的手。


“走开!”


男子抬头待再抓,却愣住了。


眼前的人面色惨白,眉目如画,如鸦羽般的睫毛不断颤抖,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承受了巨大的痛苦,难以忍受。


仿佛……似曾相识。


沈巍一时也有些失神,待回神,他猛地转身,脚下凭空出现一片黑雾,他消失在其中。


“等等!你走什么!回来!”男子惊呼,伸手去抓,却晚了。沈巍已经消失了,干干净净。


沈巍出现在茅屋前,他跌跌撞撞的扑进茅屋中,扶着床,他浑身无力地坐下来,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过了一会儿,他走向后院,找到了那一坛酒,他闭上眼,一连灌了自己好几口之后,支持不住,连回屋的力气都没有,直接倒在了梅花树下。


梅花的香气散布在整座茅屋上,和酒香相得益彰。几片花瓣飞落,几片在酒里,几片在他手边,一片在他睫毛上。

男子看见沈巍离开,怅然若失,心中好像缺了点什么,隐隐有些难过。

看他那个样子好像认得我。我和他……见过吗?

他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丝奇怪的感觉,那就是他应该跟着沈巍走。

好像这理所应当,本来就应该这样。

突然他胸口那一块朴素的木牌闪过一抹绿光,随机摇摇晃晃飘了起来,那样子就像一只笨拙的幼鸦在学飞,男子微微一愣,随即跟着这篇木牌走走了,一会儿,木牌把他带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啪地一下变大,仿佛一扇大门,男子紧走几步走了进去,睁眼时已是另一番天地。

一个茅屋立在山上,这个山并非仙气飘飘之地,但是茅屋宛然一世外仙居,此情此景多么熟悉,仿佛早已烙在记忆深处,顺着山道走上,一切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熟悉,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只待喷薄而出了。

直到一个棋桌映入眼帘。

一刹那间,什么都清清楚楚了,他忽然找回了自己。

沈三。

他叫沈三。

大脑被奇怪的记忆占据,他一时头有些疼,按揉着太阳穴。之前看到的那个身影刹那间闪过,让他仿佛被针刺了一下,马上清醒了过来,几步走到屋前,一脚踢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

他一扇一扇门打开,找了一圈,也没见着人影。

可是屋子很干净,显然被人打扫过。

他心下雪亮,绕到了后院。

那株梅花依旧在慢吞吞的落着花瓣儿,也如他所料,树下躺着一个他无比熟悉的身影,这个场景以前也有过,但与这次不同的是,这一次没有把酒给洒了,还算是节约。

 一地的梅花瓣几乎要把沈巍给埋住,他居然连醉倒了也是那么好看,那么惊心动魄。沈三看的呆了,轻笑一声。

“妖兄,我带的两坛酒,我一口都没喝到,全被你一个人给糟蹋了呢。”

他伸出一只手捏住沈巍的手,把他抱回了屋中,轻手轻脚地放在了床上,帮他把一头略显凌乱的长发梳理好了,沈三叹了口气,握住他的手喃喃地说:“沈巍。”

何必躲我呢?我们不是约好了吗?

还偷偷在窗外看着我。

你是不是傻?

三天三夜,沈巍昏睡了三天三夜。

他梦见了无穷无尽的轮回,痛彻心扉。

当他昏昏沉沉睁眼时,发现自己已经在屋子里,立马心里咯噔一声,勉力撑着因为宿醉而绵软的身子爬了起来,向门外走去,没走出几步,突然被身后的人抱住了,也许是因为喝醉了,他居然没发现身后有人。

“去哪儿?”

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立刻如一道天雷打中大脑,沈巍在震惊之余,眼眶红了,闭上眼。本带挣开,可身上真的没有一丝力气,他深吸一口气:“松开。”

沈三厚着脸皮道:“不松。”

沈巍叹了口气:“你怎么记起来的?”

沈三道:“废话,看见就记起来了嘛。”

说完突然发力向一边一侧,两个人一起向床上倒了上去,沈巍猝不及防摔在床上,沈三这人的狗爪子居然还抓牢没松手,沈巍的耳垂染上了一层淡红,有一丝气急败坏地说:“松手!”

沈三优哉游哉的说:“干嘛?你不是有本事隔着窗子看我。没本事让我抱吗?”

此话一出,沈巍立马就八分熟了,僵了一块板子。沈三注意到他的情绪有些不稳定,就闲扯:“那个,我们不是说好我来找你的吗?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一句话如同千钧重的箭扎在了沈巍。的心尖上,痛到难以呼吸,眼眶仿佛要滴下血来,他声音发涩地说:“我不是妖。”

沈三愣了愣,随即哈哈笑了笑:“那你是神仙嘛。”

沈巍闭眼,一字一顿地说: “我是不详之人。”

沈三不在意的说:“我以前就说过,我不在意你是不是人,是不是妖魔鬼怪。我就在乎你,别的我有什么好在意的。”

沈三没有注意,他这句话其实也像另外一支箭,再一次扎在了沈巍的心上。

沈三感觉自己手上有液体滴了上去,低头一看,沈巍手上的伤因为用力握又裂开了,他立马松开,握住他的手腕:“你干什么??!”

沈巍不语,手上升起几丝黑雾,伤口历时合上了,他沉默地看着自己的手,心中对自己充满了憎恨与不屑。

为什么明明知道自己会给他带来什么,还要去看他?

为什么非要来寻找他的转世?

痛苦和内疚织成一张大网,把他整个人裹住了,他低低地说:“我不想害你。”

沈三一时有些奇怪:“你怎么会害我啊?没有的事儿。”

沈巍低头,没有再说话了。

沈三虽然不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但他明白沈巍心里真的很难过,这背后复杂的事他也不想去深究,他叹了口气:“行吧,你先坐会儿。”

“不让你见他,是为了你好啊。”

沈巍那么恨神农,可他不得不承认,他的这句话,太对了。

一旦见了昆仑,就会彻底沦陷,难以自拔,万劫不复。

他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待在他那黄泉下千尺呢?

他真想扇自己一耳光。

他无力再承受一次了,没有什么比他死在自己怀里更可怕的了。

都是他的错。

好久没在他身边出现的寒意又一次笼罩而来,地上居然出现了一层霜,他用食指和中指按住眉头,眼中深重的思虑遮也遮不住。

“这里面的寒气,我外面都感觉到了,你在干什……”沈三奇怪地推门入间,一进去就冻的咬到了舌头,硬生生把么子卡在了喉咙里,沈巍的眼中流下鲜血。

10万丈幽冥压在身上,他哭不出来。痛到极处,大概只好流血。

见他进来,沈巍脸上的血泪顿时如烟尘散了个干净,微微摇头,沈三心疼又迷惑地说:“你到底怎么了?”

沈巍沉默不语。

沈三气急攻心,几步走上去扯住他质问:“你到底怎么了?”

沈巍任他扯着,不做声。

沈三的心如落冰泉,寒意从心底蔓延到了心尖,再到了喉咙里,连说话的声音都带了寒意:“你是……讨厌和我在一起吗?”

沈巍轻轻地摇了摇头。

沈三怒道:“那我一片真心找到你,你在纠结什么?”

沈巍沉默了一会儿,道:“都是我的错。”

沈三突然生气不起来了,反而有些心疼,声音也柔和了下来:“到底怎么了?”

沈巍沉默了一会儿,道:“我不想再像上次那样,”他深吸了一口气。“害死你。”

沈三的瞳孔微微一收,道:“你怎么会害死我呢?没有可能的事。”

沈巍的手又收紧了,沈三唯恐他又把手捏破,忙说:“行了,别纠结了,真的没关系,你要一个人静一静吗?”

沈巍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沈巍也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了,出来之后又恢复如常,沈三爷很给面子的什么也没有问,只是让沈巍帮忙把没喝完的酒埋下去,沈巍默默的过去帮忙了,沈三的手突然伸来拂过他的发丝,帮他摘去了头发上的一片花瓣,弄得沈巍一下脸红了,几乎是竭尽全力没让自己落荒而逃,沈三看见他红得快滴血的耳垂,坏笑了一下。

他们重新住到了一起,一切如常,那天的事两个人都很识趣的没有提。冬天终于从山上退去,春天来了。沈巍天天扫花瓣的日子都已结束了,沈三总是追问这块木牌是什么,以及不是妖那会是什么,可沈巍总是不回答,他实在被问急了就抿着嘴笑一笑:“你猜?”然后等沈三看愣时走出去打理菜圃。沈三见实在问不出个所以然,只好作罢。沈三天天乐呵呵的打猎种菜调戏沈巍,而沈巍却在他看不见时一天天憔悴下去。

梅花三开三落,三年光阴转眼过。

沈三又吹着口哨出门打猎了,他指望打个鹿什么的,总不能天天吃兔子吧,它拆兔头的速度已经比切大白菜还快。沈巍目送着他上山,自己坐在棋桌前,自己和自己下着棋,当黑棋吃掉白棋第三颗子时,突然一下满眼的难以置信,他沉吟片刻站起身来,一件黑袍罩在了身上,黑雾升起,他笔直地向一处飞去。

那片山林已经被黑红的腥气包住了,沈巍到时,那只人形的怪物咆哮了一声,浑身上下都是恶心的肉瘤,撕碎了一只山兔。沈巍的目光充满了寒意和震惊。

幽畜居然是幽畜。

不是一起被封在大封里了吗?怎么会?

惊疑归惊疑,斩魂刀出处,神鬼同惧。沈巍下手干净利落,一刀下去幽畜的头被斩落,一朵巨大的血花从他脖子里爆出,腥臭无比。

“沈……巍?”

沈巍猛的一颤,顿时难以置信的抬头。

沈三手上拎着一只野鹿,呆呆的站在远处,脸色苍白。

“这是什么东西?”

沈巍身上的黑袍和手中的刀立刻消失:“没什么,厉鬼而已。”

沈三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回去吧。”

沈巍嗯了一声,跟了上去。

才走了几步,沈三眼前突然一黑,就这么栽倒了下去,沈巍脸色一变,一下子接住了他,情急之下他居然喊出了那个名字。

“昆仑!”

等沈三醒来时,他已经在床上了,沈巍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手上拿着一碗红色的药:“喝下去吧。”

沈三接过这碗满是腥气的药:“这是什么?”

沈巍随口答:“一种动物的精血。”

沈三闻言,坦然的喝了下去。

沈巍等他喝完之后突然伸手抓住他的手腕,沈三的面部立刻失去了表情,软了下去。沈巍让他倚在自己肩膀上,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一会儿,轮手轻脚地把它平放在了床上,长叹一声走了出去,消失在一片黑雾中。

从此世上再无妖兄,再无沈三。

只有幽冥斩魂使,人间镇魂令主。

手拂过清风,有梅花绕 指幽香。





Chapter1

其实我是个从岩浆圈跳槽过来的太太,如果对此有兴趣也可以去看看我别的同人

Ab0设定不喜勿喷。

人物是木瓜黄太太的,哦哦西是我的。

避雷预警,幼儿园文笔。

我是一个不一定产糖,但是一定会产刀的人。









“小朋友,别怕。”


这是谢俞还清醒的时候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瓢泼的玻璃碎屑从窗户上面倾泻而下,巨大的冲击力几乎要把他整个人撞飞出去,而贺朝义无反顾护住他的身影让他顿时恐惧达到了巅峰。


世界扭曲,光影破碎,顿时入了无边黑暗。


谢俞的瞳孔骤然收缩。


“贺——!”


他看到了那个人依旧是有点不正经的笑容,可是整个人却向他扑过来,然后紧紧的把自他搂在了自己怀里。严严实实的遮住了所有的冲击力,阻止了他们冲向谢俞,却全部落在了贺朝身上。


他感受到了一点温热粘稠的液体好像洒在了他的身上,可他已经分辨不出是撒在哪个部位了。


最后一刻咆哮出声。


他觉得自己好像是辈子都没有这么大声的吼过。


“贺朝!!!!!——”


无边的疼痛和黑暗瞬间向他包裹过来,虽然说有人替他挡着,还是感受到了那无法阻挡的力量,直接把他撞得在车子里飞出去。脊背撞到了另一扇车门,整个车子开始翻掉。


安静。


一片死寂。


世界在他眼前消失,只剩下了无限吞噬光明的黑暗。


作者有话说:拜托,别打我可以吗?我只是热衷于刀子。。。爱刀子的进来,不过最后应该是蛮甜的。

禁不住闺蜜的怂恿跑过来这边溜一圈,有谁想让我继续写的吗?

我明明是一个热圈作者以及一个原创耽美文作者居然跑到冷圈来遛了一圈,有些想让我继续写的吗?热度多还可以再多写几张,把你们想让我写的句子写在下方。

?我懵了一秒之后笑出猪叫,我的头呢,我的头呢?